主页 > 房产资讯 > 正文

“蒲公英”不能光靠吹!

来源:新闻网作者:渠道发布时间:2017-09-14 10:12
这是一家充满美誉的协会,致力为残障人士服务,头顶无数的光环,得到国内外爱心人士的关心和救助,这就是蒲公英残障人士互助协会。

  但日前,一场风波席卷了这个协会:一名智障儿童在协会承办的发展中心培训时受伤,智障儿童的家长指责协会存在不善待孩子、不承担责任、不积极支付药费等问题。

  孩子胳膊断了!

  王保芳是利辛县望疃镇居民,他的儿子戴佳康是一名智障儿童,今年已经11岁了,但智力只相当于1岁儿童。今年9月,王保芳将孩子送到蒲公英残障人士互助协会承办的发展中心学习。这个中心宣称是一个面对残疾儿童和他们的家长,为残疾人提供康复及其他帮助的非营利性组织,并得到了慈善机构与社会力量的支持。为了进入这个中心培训,王保芳前后两次共缴纳4200元,这是一学期的费用。

  王保芳说,12月2日下午5时许,自己接到蒲公英中心的电话,称他的孩子受伤了,但并不严重,请王保芳放心。当晚10时许,中心又电话告知他的孩子已在铁二处医院初步治疗,随后,中心要将孩子带到市医院治疗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王保芳赶到了阜阳市医院,眼前的景象让其大吃一惊:孩子坐在门诊大厅里,一脸泪水,胳膊肿得像面包一样。随后,王保芳被告知孩子胳膊断了,但令王保芳气愤的是,当时并没有医生对孩子进行任何一点治疗。王保芳怀疑,孩子就在市医院大厅呆了一夜。

  王保芳说,自己咨询了医院,孩子需要动手术,由于医院最近日程排满,孩子的手术需要往后推,于是,王保芳就带着孩子回到利辛县医院治疗。

  事情无人问了?

  王保芳说,刚开始的几天,蒲公英中心还有人付药费,并帮助照料。但随后,都消失了踪影。为了防止蒲公英中心不认账,当对方准备离开医院时,他要求蒲公英中心写下证明才能离开。在一份由蒲公英中心秘书长马明军签字的证明上写道:戴佳康在阜阳蒲公英项目发展中心受伤骨折,先到铁二处医院治,转到市人民医院检查,后到利辛人民医院治疗并手术。 6日11点57分,蒲公英中心负责人申治海同意马明军回去,医院没有学校人员护理了。

  王保芳说,从那天起,不仅没有人员协助护理,连药费都没有承担了。目前,家中已经自行承担3400元药费,再也无力支付治疗费用。孩子已经面临断药的危险。他多次找中心负责人申治海等,但事情还是无人过问。

  负责人失踪了?

  “蒲公英”的负责人申治海是一名脑瘫患者,毕业于安徽大学,致力于残疾人事业,在媒体的报道中,他是自强不息的代表。

  申治海的确很难找到。记者致电名片上办公电话,无人接听,昨日上午,记者来到蒲公英培训中心去找,结果大门紧锁。附近群众介绍,这个地方最近都没有开门。

  多方联系申治海未果后,记者来到“蒲公英”的主管单位残联。残联说,他们已经知道这个事情,也多次催促申治海拿出钱赶紧给孩子治疗,但目前的现实情况是,王保芳根本没有拿到钱。

  残联办公室负责人说,他对蒲公英中心表示没钱了很不解。“英国人也给资助了,他们学员每个人交的都有钱,这些钱都到哪去了,这学期还没结束,你总不能说一分钱都没有了吧,那今后中心就不办了么。 ”

  残联办公室负责人给申治海打电话,发现他手机关机了。随后,残联联系上了蒲公英的秘书长马明军,马明军说,自己也正在联系申治海。

  终于有结果了!

  经过长时间协商,马明军当着残联秘书长张健康及办公室康主任的面承诺,自己立刻筹钱,不会耽误孩子治疗。王保芳说,马明军已经很不错,最起码敢于面对问题,还接电话。残联也准备拿出2000元慰问金去看望受伤的儿童,但“我们直接把钱送过去,不经过蒲公英他们了”。

  马明军说,“现在拿出治病的钱都是我自己的,现在申治海不出面,我也很为难。 ”

  “申治海还是太年轻了,没遇过事,遇到事应该积极面对呀。”残联说,申治海他们很不容易,一个协会的发展总会历经风雨,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呢,希望大家以后继续支持“蒲公英”。 (李家林)

声明:凡本站转载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本站转载旨在分享。如对版权有任何疑问,可电邮联系cjrjob520@126.com.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sdjgj.gov.cn/fangchanzixun/2017091414148.html